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三门江林场欢迎您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三林荟萃 >
三林荟萃
忆马步
2018-09-07 17:31:10  来源: 广西国有三门江林场
文/卓邱欣
 
    最近又读了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: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;我轻轻的招手,作别西天的云彩……忍不住开始想念刚离开数月的马步分场。想念马步郁郁葱葱的林海、林中的野菜、分场边上的大水库,还有可亲可爱的同事们。算起来我在马步分场工作了15年,在青葱懵懂的年纪就与这林海结缘。我的梦想在这里起航,我的青春留在了这片山林。
    回想起在分场那些挥汗如雨的日子,心中依然澎湃,真佩服自己当初坚韧的林业精神。记得刚到马步分场那会儿,正赶上我场桉树发展的起步阶段,分场的生产任务非常繁重,既要采伐大量的松杉林,又要营造新桉树林。那几年,我们几乎无假可休,春雨蒙蒙的时候是分场最忙碌的季节,连续十天半个月呆在山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每天监督农民工挖坎施肥,跟着生产班职工发苗种树。炎炎夏日也常常为了能按时完成某个伐区任务,必须坚持上山爬车量木头,猴子似的一爬就是两个月。就这样苦着累着却又充实快乐着。几年间,从松杉采伐,到桉树造林,再到桉树采伐,不知道把马步林区踏了多少遍。
    后来,随着林业的不断改革和发展,桉树代替松杉后,造林任务就逐年减少。轻基质苗木也大大减轻了造林工作量。作为女技术员的我,上山的次数慢慢减少,工作重点由野外作业转向内业管理。2014年以后,我主要工作转为木材运输的办证和肥料管理。虽然不用天天爬山,但嘴里念的,手里写的依然是那些熟悉的地名,每天打交道的依然是憨厚老实的农民工兄弟们。哪个地块,哪个林班,种了几年生的树,哪个车牌,哪种车,拉几方的木头,我都能了如指掌。如今,就算过去了很多年,只要看到原木,我还会本能地去估算它的检尺径。各种长度的材积也清楚地保存于脑海中。这就是传说中的职业病吧。
    提起分场的生活,或许大家都认为环境恶劣,日子艰苦难耐。的确,在交通闭塞的年代里,为了置办日常生活用品,骑着“大阳牌”摩托车去赶圩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泥浆四起;为了给亲人打个电话,满山满岭找信号,好不容易打通了,说到关键事情还掉线,更让人无奈。但就是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,我们依然把日子过得很滋润。最难忘的是2004年,场里常常两三个月发不起工资,我们便在新造林桉树地里套种花生,解决食用油问题;租用附近农民的水田种稻子解决吃饭问题;至于“菜篮子”问题对我们而言根本不是问题:山上的野菜四时不断,扣子菜、金竹笋、蕨菜、山荚菜、各种菌类应有尽有;水库里和田沟边的鱼儿也是餐桌上的美味。那一年,为了生活辛勤劳作的美好场景,远远胜过了因贫穷带来的苦痛挣扎。
    艰辛的山野生活是难忘的,而幸福的集体生活更使我梦往神游。记不清从哪年开始,马步的集体食堂办了起来。打那以后,虽然“山中野味”变少了,但小小的食堂却一下子把十几个务林人的心拉到了一起。
    想念食堂阿姨煮的菜,她总能花大排档的价钱做出星级饭店的菜品。特别喜欢马步的早餐:酸菜、白粥这样的标配自然必不可少;酸辣爽神的凉拌面更是让人垂涎欲滴;偶尔还能吃上阿姨亲手做的饺子和包子,那韭菜饺子和木耳粉丝肉包也让人欲罢不能。
    亦想念饭堂里的欢声笑语,饭点一到,山上看工地的,外面开会的、办公室里整材料的从四面八方麻溜麻溜齐聚餐桌前,用马步人的话讲“吃饭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”!此时饭堂便成了我们的新闻直播间,时事政策、娱乐新闻、各种热点问题都是大家谈话的话题,和谐用餐的氛围常常让我感受到家的味道。
    十五载风雨,十五种情怀,我日夜在这守护着青山绿水,在这里迎来又送走一个个马步人。如今,暂别马步,挥一挥衣袖,我欲带走所有美好的记忆,不留一片云彩……
 
 
 
 

Copyright © 2011广西壮族自治区国有三门江林场版权所有    地址:广西柳州市城中区桂柳路三门江林场
联系电话:0772-2601128    桂ICP备110056487487号 你是第 个访客    制作单位:广科网络